堡垒之夜手机版测试
  • 服務
    • 服務
    • 服務商
    • 資訊
搜索
首頁> 新聞> 新聞動態> 信息正文
互聯網拓展年輕人就業想象 他們把樂趣“玩”成職業
    發布日期:2019-06-06 來源: 浙江在線

周末,室外陽光明媚。網絡直播主持人王逸已經在攝像頭前坐了6個多小時,仍然談興正濃。

他說:“主播沒有雙休日的,越是大家休息的時候,越是直播的熱門時段。”

直播當然不僅僅局限在室內,短短幾年間,遠至內蒙古的烏蘭察布,近至江西大余丫山、萍鄉東陽村,還有省內的大陳村、下姜村等地,都留下了這位浙江90后主播的腳印。王逸覺得,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差不多已經重疊起來,但他樂在其中。

有著和王逸類似感受的人并非少數。與傳統的“朝九晚五”族不同,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更為靈活、更契合興趣的工作,或者干脆把自己的興趣變成了工作。

也只有在這個不斷細分且萬物皆網的時空里,我們才更有可能尋找到這種結合點。工作與愛好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,工作也由此有了新的定義。

界限

興趣為業成時尚

剛見面,M.Y.Lab木藝實驗室創始人水杉就一再強調,他做的是木作,而非木工。

木作,是像他這樣的木藝愛好者喜歡用的詞。“木工是一個工種的名稱,木作或者木藝,則指的是富有設計感的活動。”

水杉本名叫高長錢,早年在互聯網公司做視覺設計,閑暇時間最喜歡的就是在網絡上搜羅木頭家具設計的資料圖。現在,這位34歲的小伙子,在杭州創立M.Y.Lab木藝實驗室已有5年,還給自己起了一種樹的名字——水杉。

談到創業的經歷,水杉回憶說,以前關于木藝方面的信息很少,愛好者大多聚集在一個論壇里。2011年,他在論壇上看到一家木工坊在招義工,就馬上報名了。在那里,他從單純的喜歡轉化到動手實踐。

后來,木工坊經營不善倒閉,水杉便和大師兄徐廣舉拿出全部積蓄合伙創業,在杭州勾莊開辦了一個“木友課堂”,這也是“M.Y.Lab木藝實驗室”的前身。

2014年6月,第一個木藝課程開課了,很快就吸引了10多名學員報名。作為國內起步較早的木藝實驗室,“木友課堂”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甚至國外的木藝愛好者前來學習。

現在,M.Y.Lab木藝實驗室已在全國開出9家加盟店。翻開M.Y.Lab的淘寶店頁面,能找到小到制作木頭碗、戒指托,大到制作工藝復雜的山姆馬洛夫搖椅等50多門課程。

通過原木、榫接等最原始的方式,這些木藝愛好者回味著匠人的獨到匠心,也在汗水里留下了成就感。“做任何設計都不是紙上談兵。用8天時間學做一把牛角椅,我們體會一件實木家具從開料、線稿畫樣、器械制作到榫卯結構、打磨細節、軟包等工藝,最終完成的不只是一把椅子,更體會了木作在生活中的意義和價值。”木藝實驗室的一名學員這樣說。

“木作最大的樂趣在于,無論外面多么喧鬧嘈雜,我都能專心地沉浸于自己的創作,享受與內心交流的感覺。”水杉說,木作既是一種休閑娛樂方式,也是一種勞動產出,當作品完成的時候,那種由衷的成就感是其他娛樂方式難以替代的。

就這樣,通過線上招募、線下集聚的方式,這批有著共同愛好的群體開辟出了一條“返璞歸真”的新行業路徑。

“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,消費會由過去的大眾化向個性化轉變,往往帶著鮮明的性格特征。而網絡為這些個性化訴求提供了信息支持,又讓它們有了更多發展的可能。”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周玲強告訴記者。

英國藝術教育家赫伯特·里德說,一個人的職業或工作往往是另一個人的娛樂或游樂。顯然,對水杉來說,他成功地將自己的興趣轉化成了職業。甚至,我們可以這樣說,當興趣成為職業,這才是興趣的高段位。對于像王逸、水杉這樣的新興行業從業者來說,他們也獲得了自我實現和就業的平臺,可謂一舉多得。

價值

小直播有大意義

許多新的工作業態,給人的直觀印象頗為輕松,比如網絡主播,陪粉絲聊聊天、唱唱歌,就有源源不斷的收入進賬……但在王逸看來并非如此。

黑色鴨舌帽、黑色T恤衫,略顯清瘦的面容……初見紹興小伙王逸時,他并沒有想象中那樣健談。從在校時創立校園話劇社,到畢業后從事模特、演員行業,再到成為一名在直播平臺上擁有數萬粉絲的主播,相比一般同齡人,大學畢業3年多的王逸,工作經歷顯得更為豐富。

王逸與網絡直播頗有緣分。2015年,王逸大學畢業,網絡直播剛在國內興起。那一年,他在某直播平臺開始了自己的首次直播。

直播中,王逸和其他3位嘉賓圍坐一團,就女性生活類熱門話題展開討論。其間,在線觀看視頻直播的網友不斷向嘉賓拋來問題。

在這之前,王逸雖也有上鏡經歷,但這場僅1小時的直播卻還是讓他感到格外緊張。“過程緊鑼密鼓。有臺本,但很多還是要現場發揮,感覺每秒都要填充內容進去。”

點開王逸的幾個往期直播節目視頻,除了娛樂類直播,也有像“匠人匠心”這樣走近全國各地非遺傳承人的節目,還有像“看美麗鄉村慶改革開放”這樣展現浙江新農村面貌的節目。在浙江的下姜村、大陳村等地的直播節目中,在線粉絲數均達到了20萬以上。

這些節目的成功并非輕易獲得。“兩個小時全程直播,前期要花許多時間去準備。我們走遍了整個村莊,用鏡頭和實時解說讓更多粉絲了解新農村面貌。”王逸說,在興趣和工作的融合中,原來的興趣點也在不斷深入和擴展。

過去兩三年,網絡直播在中國迅速興起,不同職業、不同年齡、不同身份的人,紛紛涌進直播間,帶來了全新的網絡文化景觀。截至2018年12月,中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39676萬,網民使用率達47.9%,但主播的綜合素質和直播內容卻良莠不齊,對此王逸有自己的看法:

“一個優秀主播需要花功夫了解時下潮流、還要有豐厚的積淀。網絡直播的準入門檻雖然較低,但要真正成為一名優秀主播,競爭卻非常激烈。”

小直播可以有大意義,許多新工作業態也同理。只有將小眾的興趣融入到大眾興趣之中,找尋其中的社會價值,才可能在這份工作中打開更廣闊的空間。

報酬

注意力是大籌碼

不論何種新穎的工作形式,如果沒有經濟上的支撐,必然無法堅持。王逸說:“有些人無法理解看直播為什么要打賞,我覺得一個有豐富才藝、播出有內容的主播節目,適當打賞無可厚非,這和看電影、看話劇買票是類似道理。”

那么,各種新生職業又是通過怎樣的勞動付出來獲取報酬呢?獲取方式會有哪些獨到之處?

和傳統行業相比,許多新工作業態更得益于注意力背后潛藏的資源,因此常常被稱為“粉絲經濟”。

85后寧波姑娘壽濤,用“千山萬水走遍”的旅游攻略來創造“粉絲”,算是一種直觀的回答。

30歲出頭的年紀,旅游攻略達人壽濤已經走過了五大洲,游歷了20個國家和地區的100多個城市。“果小姐”是她在旅游圈內更為熟知的網名。她在窮游、馬蜂窩、攜程等知名旅游論壇上發的帖子,總能帶來大量的點擊量。據統計,她的游記分享已達近千萬次。

不同于導游平鋪式的景點介紹,果小組的旅游攻略需要注入更多撰寫者的自我意識,從而讓閱讀者產生一種“朋友式”的貼近性和可靠感。

今年,果小姐和伴侶雙雙辭去了穩定工作,全身心投入旅行之中。隨著知名度的提升,一些國家的旅游局或者商業活動都來邀請他們前去“打卡”。4月的多瑙河郵輪體驗,5月的非洲三國游……等待他們的未知探索,還有很多。

王逸的勞動報酬同樣取決于粉絲的熱情。在線打賞、電商帶貨、廣告植入、公司簽約,以及線下活動等都是他的收入來源,而這些也建立在深厚的粉絲基礎之上。

換言之,旅行也好,直播也罷,它們提供的其實都是一種“社交網絡”產品。這同樣適用于許多互聯網背景下催生的新行業。“新職業促成了新的消費觀念、消費方式,有著獨特的市場生存價值。”在周玲強看來,新需求、新興趣的開拓,正在以過去我們無法想象的方式創造出新的經濟價值。比如,農產品網絡直播為偏遠貧困地區的農產品銷售帶來的可觀銷量,正是網絡直播等“注意力經濟”行業的一種積極實現方式。

未來

痛并快樂地探索

盡管如此,這些“注意力經濟”“興趣集聚起來的行業”聽起來仍然存在著不確定的因素。要想在一個充滿競爭的時代存續,行業的強大支撐和背后的不斷探索,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
行業背景的變化給這些新行業帶來不小挑戰。以直播為例,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(CNNIC)最新統計顯示,中國網絡直播行業內部逐漸分化,進入轉型調整期。截至2018年12月,網絡直播用戶規模較2017年底減少2533萬,演唱會、真人秀直播用戶使用率分別下降6.2個、8.8個百分點。

據今年年初發布的《2018主播職業報告》,不少主播為了能夠在這一職業道路上走得更遠,都會花費一定費用提升自己的專業技能和形象,以及升級直播設備等。33.8%的主播每月用于自我提升的花費超過1000元。

“有壓力才有動力,競爭催促著我們去做一些更有價值的事,傳播更有‘營養’的內容。”王逸說,未來,他還要進一步提升自己,將粉絲基數做得更大。

挑戰同樣存在于木藝行業。進入2017年,全國各地的木藝工作室如雨后春筍般生長起來,這對水杉的M.Y.Lab木藝實驗室造成了一定沖擊。于是,他們開始了木藝工作室的2.0版本——在全國開放加盟店,開拓市場空間,以木會友。“加盟的首要前提是喜歡木藝。不喜歡的話,有再大的資本也不考慮。”一路走來,水杉還是堅持初衷。

興趣是他們工作的出發點,也是他們用以抵御行業風險的重要屏障。

正如果小姐所說:“一個攻略可能需要修改30多稿……但這是我的興趣,也是我的魅力。”

“新的工作選擇肯定會越來越多,它們還將經歷一輪輪的市場篩選。我們應用與時俱進的心態去看待迭代的發生。可以說,興趣驅動下的新工作的探索,是痛并快樂著的。”周玲強說。

這應該也是水杉、王逸和果小姐們的共識。


堡垒之夜手机版测试 时时彩700注平刷方法 黄金计划软件下载 福州按摩休闲 打鱼1000炮 吉林快3投注图 2009车模美女 澳门三分彩计划网站 乌鲁木齐沐足按摩椅 在线捕鱼赢现金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稳赚刷流水